<em id='EA3TVofVj'><legend id='EA3TVofVj'></legend></em><th id='EA3TVofVj'></th> <font id='EA3TVofVj'></font>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EA3TVofVj'><blockquote id='EA3TVofVj'><code id='EA3TVofVj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EA3TVofVj'></span><span id='EA3TVofVj'></span> <code id='EA3TVofVj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EA3TVofVj'><ol id='EA3TVofVj'></ol><button id='EA3TVofVj'></button><legend id='EA3TVofVj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EA3TVofVj'><dl id='EA3TVofVj'><u id='EA3TVofVj'></u></dl><strong id='EA3TVofVj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彩网今夜,月光薄薄的照在路上,幽幽的几分惹人害怕,树不甘寂寞的摇晃着秋风捡漏的叶子,恨不得一下子剃了干净,好有一番萧瑟之妙,让弄文武字之人,写几句枯藤老树昏鸦之感。临近深秋,寻日里到庭院里打闹的孩子,他们的嬉笑声不知从何时断尽了。天上能见的星点不多,零零散散毫无规律的闪烁着,四野外也静得可怕。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阵阵芳香,一瞬间让我陷入了深沉的回忆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末那些个节日一字排开,过得油脂粉面,过得咬牙切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的爱情故事是: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千古佳话。又是相逢草草,争如休见,重搅别离心绪的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,我上小学,学习不大好,特别贪玩,前庄后院都跑遍了,玩得悠哉悠哉的。平时也跟着大人到田里拔草,花生地里长了许多杂草,我们要一根根,一缕缕地拔起来,扔到花生沟里,天气炎热,但我们越干越起劲,还比起赛,看谁拔的最多,最快,直到太阳落山,我们才荷锄而归。玉米地里也留下我们的忙碌身影,在那一米多高的碧绿的玉米稞下,也不担心被长着毛毛的扁长玉米叶划着,我和小伙伴们屈着腿,撑腿撑,低着头,在大人地带领下麻利地把缠绕着玉米稞的野草拔掉,一团一团地堆在一起,一行下来,身后躺着一叠叠,一片片的发蔫的杂草。等一块地完工了,我们就把各自的草,一抱一抱地运到田地外的路上,带着欢快赶着回家。平时的忙碌在年上是有回报的,这也是我盼着过年的原因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抓起钥匙,晃晃悠悠地走出旅馆,想吃个夜宵。经过那些充满油烟气味和人声鼎沸的大排档,我停在一家生意清淡的甜品店门外。我点了个蓝莓派。我吃了口这个并不精致的蓝莓派,味蕾上的酸甜刺激着我衰弱的神经,让我想起我那交往四年的初恋情人。我本以为我们会天长地久相守到白头,却败给了时间和现实,我们并没有太多争吵,只是时间让我们懂得了彼此不合适。我看着这个蓝莓派,想起《蓝莓之夜》中男女主人公的初次相遇,女主当时多狼狈啊,而男主告诉她,每一天卖不出去的派都会被处理掉,你吃掉与扔掉是不一样的。很多人可能不会看见食品店处理剩下食物的时候,因为对于明天,它们已经丧失了食物的最佳状态,不能再卖出去了。我低头看着这个被咬了一口的蓝莓派,心想:吃掉与扔掉是一样的处理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秋天的味道,不能不说到秋天收成的,那些经过蒸煮可以直接上餐桌的农作物,如花生、芋头、地瓜、山药,玉米、豆荚、胡萝卜、藕等等,这些农作物多年来便以营养丰富、少含油脂受而到人们的推崇。我多年前就曾经读到过许地仙写的《落花生》,叶圣陶写的《藕与莼菜》等文章,特别是在《落花生》这篇文章中,父亲对孩子们讲过一句话:所以您们要像花生,它虽然不好看,可是很有用,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。这句话曾经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和启迪。现在这些农作物作为健康食品,常常在书本中和电视上为专家推荐和介绍。这其中我比较喜欢吃花生、玉米和地瓜,常常是从市场上买回来,洗干净后放进高压锅中蒸煮,在吃腻了鸡鸭鱼肉之后,吃上一顿清淡香甜的农产品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姊,别捉蝴蝶,快放它们自由,我们应该爱惜小动物的,阳光暖暖的洒在它们稚气未脱的脸颊,风轻轻的落在身侧。大葱开的白花里,蜜蜂和蝴蝶忙碌着,一趟趟的来了又回。薄荷淡淡的香味从那陇地里飘过来,韭菜一排排整齐的列队。阿妈和小姨在田的那一头聊着家常,隐隐约约听到小姨说快八十的外婆一大早去背干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光明来到,关上手上的光。看着黎明,看着那断花丶败草的露水继续向前走去。让手张开静等阳光的轻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彩网云淡风轻的过自己的日子,忙时心甘情愿的忙着,闲时就优雅的闲着,不患得患失,不杞人忧天,不八卦闲谈,这样的日子谁都会向往。谁都愿意自己是一个简单安静,大度善良,亲切阳光的人。能有一大堆真心相待的朋友,快乐时一起快乐,困难时始终陪着。一辈子都不去计较得失,一生都不用努力去刷存在感,那该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昔日曾有诗:千盏桅灯照恩河,只见船帆不见波。可见水运的盛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如何找乐子,每天看着他们吃鸡打野,我就想,他们应该没有我们小时候快乐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以为,代际划分是荒谬的,以偏概全的框定是可笑的,以个体的另类表现来定位人群的整体特征是可怕的,也注定是无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茶子成熟的时候,父母就要背着箩筐来采摘,采摘好了就送去打油,一斤茶油可以卖五十元一斤。每次父母摘茶子的过程,是我闲得最无聊的时候,燥热的下午,天上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。父母是极为贴心的,他们总是为我找一个阴凉的地方,在地上还铺上一层薄薄的布。背部贴着红泥土是很热的,于是我睡觉的姿势往往是侧卧,而这个角度,看天空看得更加舒服,它不像平躺一样眼里被阳光刺得生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路漫漫,父母的离世带来窒息的的忧郁感。我走上伊豆的旅程。她,就是那舞女。洁白的裸体,修长的双腿,站在那里宛如一株小梧桐。我看到这幅景象仿佛有一股清泉荡漾着我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中国的文化习俗,你说人家是狗,定是在骂人家,人家会于你挣得面红耳赤的与你打架。然,她给狗起名儿子、孙子。这不是在自说自话,自诩自骂。管狗叫儿子、孙子,亲儿子、亲孙子呢?那就是狗。儿子孙子是狗,那他们呢?他们就是狗父狗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个斋天日,本有许多零食,拿来又舍不得食,全要寄于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面的人生想呈现给你最美的一种,知道你的欢喜,明白你的忧愁,解读过所有关于你的情思,缕缕都沾满了年少为爱执着的冲动,只记得鲜花开放的年纪带走的盈盈笑语,为爱静静流淌过四季的那山那水那轮明月,恰似今天远处吹来的微风,吹过满眼的温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亲爱的,你好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2日:夜晚我有点小困,迷迷糊糊的脑海里竟浮现出一幅梦幻的画卷,于是便写出一首小诗:一袭绛衣,静静的卧于雪中,静听风吹,默然雪落;腰系长剑,轻举酒杯,一饮而尽,数杯过后,心醉于雪,手握清笛,一曲素乐,撩动了这冰天雪地。一曲终了,曲终聚散难知。倾负江山,执手天涯,容华谢后,不过一场浮沙。沉默着,安候时光静止,美好,瞬间凝成永恒。后来,却是曲终人散,弦断音垮。留下的尽是灰烬,染血了长剑,破败的盔甲,还有残留的嗜血气息,情缘如水,平淡有味,本已厌倦厮杀,未曾想却为你负了天下,一场厮杀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你我生死离别,再无琴笛相伴,只剩残阳默默,湮没朝夕缠绵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彩网不可否认,人都爱听对自己有利的任何好消息,都会尽力屏蔽让自己不舒服的坏消息。她也一样,小姨的鼓励让她渐渐放下包袱,认真的理了理这之前的沮丧,原来是那么的不足以放在心上,甚至她已记不起别人说了什么,让她赶走了刚开始的心烦意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秒给过去,一秒给现在,一秒给明天,一秒给亲人,一秒给爱人,一秒给知己。也许,一秒并不长,但已足矣,因为人生也只是短短一瞬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会这样,或许是因为岁月,在漫长的未来里,无数的时间会一点一点地改变人生以为不可顽抗的轨道,让相爱的人分离,让曾经的誓言变成虚无的回忆,让年少的诗琴积上岁月的风沙,让念到的名字刻在墓地的石碑上。同时也让人变得沧桑,慢慢在经历与磨砺中学会了独行习惯了孤独,慢慢封闭了内心平静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途看破了,不过是死亡;红尘看破了,不过是浮沉;美丽看破了,不过是躯壳;生命看破了,不过是无常;爱情看破了,不过是聚散!人生也许有太多的为什么没有答案,也有太多的答案没有为什么,冥冥中一切皆有定数,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以善心处于顺境,以静心安于逆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告诉他们,我的幸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人还在下楼梯,他们仍然能听见你关门的声音。假如你很快地关门,象平时一样,用的力有些重。假如你是这样做,那你所有的付出都会前功尽弃,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,对于一个曾正值青春的人来讲,我想最宝贵的莫过于,对这一路点滴风景的遇见,以及人心经,对品质恒温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般坚持不懈,百帮努力的匠心独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将往事煮成茶,从此悲欢不由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时间,都是想写一些让人读了不至于伤神灼眼的文字,写了很久,也写了很多,想了很久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爱情到底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是港湾。惟愿你有港可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俄罗斯世界杯已步入淘汰赛,剧情与广大球迷预想大相径庭,从小组赛就冷门迭爆,不啻为炎炎夏日突降冰雹,透心凉心飞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紫罗兰开了,康乃馨开了,玫瑰也开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日倥偬,儿子突问,父亲,你有无过不了坎儿?我一时语塞,转念思之,语句虽俗,却意义深远,这答案诸般,早在自己拙诗《人生!没有过不了的坎儿》,里面诸般之思索萦想,清晰语云:多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偷走了我的影子,不论你在哪里,我都会一直想着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就走进意象深深的诗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生活单调乏味,不喜欢繁华盛宴,于觥筹交错酒色高谈阔论,只需一室一桌一凳一床一电脑一手机外加文房用具,去沉浸自己一亩三分地,把书与文交相辉映,直至殒落尘埃,秒化为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还是做不到沉静,更做不到心如止水。有人说,人生如天气,可预料,但往往出乎意料。不管是阳光灿烂,还是聚散无常,一份好心情,是人生唯一不能被剥夺的财富。把握好每天的生活,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就是最好的珍惜。得之坦然,失之泰然,随性而往,随遇而安,一切随缘,是最豁达而明智的人生态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在这些树木都已故去,当然不是自然死亡,按照它们自身的生命,完全还可以陪伴我们以后的几代人,或十几代人,城市的发展和变化,没有给它们继续存在下去的权力。随着城市的改造和扩建,在人们眼里,砍掉一棵树,要比推倒一道墙容易得多,也简单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一天,我一定还会再来,但愿能找回最初的记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春去未,但觉绿阴添,落尽梨花春又了,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感伤春天离去的诗句,真是数不胜数。但或许我们可以跟这园里的鸟儿学习学习,不必沉迷于过去,多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在宁静的夜里,我独自在电脑前,打开曾经写下的点点滴滴,翻看曾经的心,苦涩的回忆,甜美的真情,还有那些不曾成为真实的情谊,心里翻起一阵阵的浪花。没有人能不动声色的检视过往不是吗?有血有肉,怎能不动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走了多远,在怎样的世界闯荡,总有那么一个时候,会挡不住思念在心头翻涌,会想要回到那个已经阔别多日的家乡,红尘俗世,最是思念不可抵挡。而当思念涌来之时,还能用一颗淡定安然的心来对待现在的生活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,不如像看待夏日的盛情,容纳各种不同的异声,因为每种声音都有他自己的独特的方式放存。无论她是在白天还是在夜晚,无论她是在高歌还是在低吟,均是整个季节里各部分的组成。譬如现今我们的教育之路,科目众多,而偏爱各异,不管你是属于更倾心哪一方面,即使是守望在黑暗处的灯塔,为此始终付诸于实际行动,在风雨飘摇的熟练磨砺中,才更懂得那不朽铸就的精神,是后来所认为奇迹的发生。就如同大自然界的那些回音,你怎样面对她便怎样跟随,你若是越努力,前进的思路也就越清晰,这何尝又不是一种生活里的幸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,我忽然醒腔了:原来中国式的征文有猫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如此,随缘即好!如果心是一座孤岛,千帆过尽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如果心不是一座孤岛,花开花谢都无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看了一部电视剧叫《思美人》,讲的就是屈原的故事。剧中的屈大夫多了一种柔美,少了一股阳刚气。我努力回想剧情,却发现根本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有几首插曲比较好听,曾经反复听过,不知道是不是对屈大夫的亵渎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彩网你被时光推攘着跳了进去,一生,就无法爬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我之前所说,高考就是一条独木桥,你能不能顺利走过,不仅取决你的才华,还与你的心态有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上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。不完美的人生,求不得,放不下的欲望衍生了各种难以排遣的千愁万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 >> 多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(32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